主页 > U时生活 >【专访】金马最佳纪录片导演黄亚历与策展人孙松荣 把被遗忘台湾 >

【专访】金马最佳纪录片导演黄亚历与策展人孙松荣 把被遗忘台湾


【专访】金马最佳纪录片导演黄亚历与策展人孙松荣 把被遗忘台湾策展团队从欧亚的博物馆借展、国内美术馆的典藏中,共有800多件跨媒材的画作、文件、影音、複製展件等,并结合声音效果、多媒体装置、平面设计等跨域展示。(国立台湾美术馆提供)

黄亚历虽然与风车诗社的成员未曾谋面,只能透过访谈家属与碎片的历史资料,以电影《日曜日式散步者》拼凑诗人们的生命,看他们如何对文学的追求和超现实主义思潮的热情,如何与时局残酷地撞击、交会。拍此部纪录片的难度,有如拼一幅不确定是否能完整的拼图,「但我感觉跟风车诗社的诗人很熟,是因为他们所关心的文学问题,也是我会感兴趣的,我们有很接近对艺术的想法和文学的期待。」他说起拍电影的初心。

风车诗社是谁?为什幺与我们有关?

1933年日殖时期下的台湾,西方超现实主义的思潮吹到东方,一个由台日诗人杨炽昌、林修二、李张瑞、张良典、岸丽子、户田房子等组成的风车诗社诞生。这群诗人大量吸收前卫的浪潮文艺,虽以日语创作,却不愿複製日本文学的传统,探索真正从台湾生长出的现代主义精神。然而,接续的二战爆发、日本战败到国民政府来台、白色恐怖,诗人们见证文学自由的萎缩,又同时面对内心多重认同的矛盾,「究竟是日本人还是台湾人?」风车诗社像是一瞬流星,消失在台湾主流文学史与历史的讨论之中。

2015年,历经3年的田野调查精细的考究,导演黄亚历用电影影像和拼接声响,在当代重现风车诗社的艺术精神。获金马奖最佳纪录片的电影《日曜日式散步者》,不採用传统纪录片的做法,不需用访谈片段或是史料佐证来证明真实,更不需要观众与纪录片中的诗人主角「站在一起」,以极其诗意的影像和声响拼凑,不带立场地向观众提问,邀请观众用更想像、开放的方式,回探30年代台湾文艺,如何与世界思潮同步。

自他2015年拍摄《日曜日式散步者》后,黄亚历从风车诗社出发,又与不同创作者合作出版诗集、实验行动与剧场表演。今年夏天,为了让更多人接触到这段历史,黄亚历在台中国立美术馆策划了「共时的星丛:『风车诗社』与跨界域艺术时代」特展,邀请影像研究者孙松荣教授与日本资深的超现实主义研究者巖谷国士教授,担任共同策展人。策展团队精选两次大战期间重要的前卫艺术及影音作品、台湾日殖时期台湾的现代文学作品,透过风车诗社展现台湾多元的前卫文艺风景。

我们藉此机会与其中2位策展人黄亚历与孙松荣,对谈电影到展览的跨媒介展示与叙事,以及感性与理性的对话经验。为什幺一部关于台湾日殖时期「风车诗社」的故事,能引起世界各地观众的讨论与共鸣?为什幺风车诗社所代表台湾的超现实主义的前卫精神,值得黄亚历花上7年不不断探询,组织成不同形式的创作媒介?

黄亚历是《日曜日式散步者》的导演,也是这次主要组织展览「共时的星丛」的策展人。(国立台湾美术馆提供)共同策展人孙松荣教授是影像研究者、曾担任「启视录:台湾录像艺术创世纪」的策展人,目前也是《艺术观点ACT》的主编。(国立台湾美术馆提供)

无论是纪录片或是展览,黄亚历不断挑战人们对事物既定的定义或分类,例如本次展览中,过去普遍被归类在印象派的台湾画家陈澄波,黄亚历便将其放入超现实主义脉络,重新思考画家的创作养成。在这个展览里,观众可以困惑、可以好奇、自由地用身体姿态探索;唯一不可能的,就是得到一个标準答案。因为比起直接谈历史,他们深信着提问与感知,才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

「因为先于感官经验的知识分类,其实无助于我们靠近这些作品。」黄亚历说,当资讯随手可得、速度先于体验,「人类那种有厚度的经验,都被扁平化;有没有可能让视觉回到视觉,你看见什幺就是什幺。」先被触动之后,才将感动连结起知识与理性。每个人带着独特的背景和经验,这个展览得以被演绎成最独特的样貌,当代的我们回看近一世纪前的诗人与艺术家,好似群星共存于同片广袤的星系。

完整内容,请听:

此採访由远端通话完成,部分音质不尽理想,请读者见谅。

段落大要:

02:35|《日曜日式散步者》到各地放映后的迴响,日本与中国观众的反应,尤其引发了「台湾人是否有怀日情结」的讨论。电影《日曜日式散步者》作为一种架构中韩日台共享历史的桥梁。

08:55|黄亚历说明如何把电影《日曜日式散步者》 转换成展览空间,将风车诗社的故事从黑盒子中解放,让更多人可以接触到。

13:15|共同策展人孙松荣解释展览名称「共时的星丛」。电影跟展览是否有相似的时间叙事?将电影拆解到美术馆展件时,如何安排展示动线、挑选展示内容。台湾的主体性如何在展览中体现?

19:50|黄亚历说明「共时的星丛」展览10个子主题,亚洲如何回应西方开始的现代主义。为什幺风车诗社在台湾的历史、文学上有如此重要的位置?

23:00|策展团队如何创造启动理性与感性共构的观展经验。因为台湾的填鸭式教育,麻木了人们感知事物的能力,「共时的星丛」希望打破以文字说明的展览常态,「让视觉回到视觉」黄亚历说,并重构台湾美术史的各种可能性。以观众看到陈澄波画作的反应为例。

29:25|声响设计在展览体验中的重要性。孙松荣解释拼接作为一种重新诠释美术史的方法。「共时的星丛」展览欲思考艺术家自我现代化的现代主义精神,但唯有在极度严谨的组织和策展之下,才有可能让观者自由感性的连结。

36:50|何谓电影眼?展览如何启动观众的电影眼和想像力。一位在展场看到电影《安达鲁之犬》割眼画面的小男孩,未来会如何回想起这个不期而遇的经验。「共时的星丛」展览的未来性:孙松荣认为展览呈现的不只是文学或美术史、更是一种思想史的脉动。

43:30|从不知道风车诗社的存在,到挖掘、研究、访谈与行动,为什幺风车诗社的诗人值得黄亚历花7年的时间,像个考古学家一样,不断找出新的提问与创作方式,回应这段历史?这些诗人触动黄亚历个人的生命经验之处为何?最后一个关于风车诗社的谜底,藏在展览的主视觉当中,究竟有没有被揭晓呢?

本次展出文件亦有日殖时期在台的日本人西川满,出版一系列的《妈祖》杂誌。(国立台湾美术馆提供)声响与动态影像,也是本展览体验中很重要的部分。每个展间都有QR Code可以扫描,即会播放艺术家谢仲其为该子主题设计的声响。(国立台湾美术馆提供)最后一个子主题「白色长夜」,创作自由在国民政府接管下消失匿迹,风车诗社也就此落幕,核心成员杨炽昌与张良典遭控「内乱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羁押9个月。李张瑞组办未公开的读书会,经蒋介石阅卷后改为死刑,魂断马场町。(国立台湾美术馆提供)「共时的星丛:『风车诗社』与跨界域艺术时代」展览时间:108年6月29日至108年9月15日展览地点:国立台湾美术馆101-102展览室、201展览室开放时间:週二~五 09:00~17:00,週六、日 09:00~18:00,週一休馆馆址:40359台中市西区五权西路一段二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