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邦 >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 >

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


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从早卖到晚人人排队吃牢咖哩饭

亚罗士打区内有很多咖啡店和小贩档口摆卖粉红色纸包裹的咖哩饭,该咖哩饭外纸印有“监牢咖哩饭”(Nasi Kaku),名称不仅引起民众的注意和好奇,该咖哩饭的销量平均每天能卖出逾1500包,最近也进入外州市场。

“监牢咖哩饭”引起民众议论纷纷,如有者指饭是监牢囚犯煮后批发给市场售卖的,有者则指是前囚犯煮来售卖,说法各不相同。

米都角头间餐馆兼监牢咖哩饭创办人郭铭铨揭开该咖哩饭名之谜,他解释,他角头间店面就位于米都旧监牢路 (Jalan Penjara Lama),所以才取名监牢咖哩饭。

他说,监牢咖哩饭的马来文名是Nasi Kaku,Kaku在闽南话是指监牢。

“小时候,长辈喜欢对顽皮的小孩说,‘你不乖,等下警察关你坐Kaku吃咖哩饭’,所以我就把饭包取名为监牢咖哩饭。”

他坦言,很多人反映指监牢饭(简称)的名称非常不吉利,相反的,他认为这名字是一个噱头,能引起民众谈论和购买。

他当初选择售卖监牢饭的原因是角头间餐馆生意惨淡,就想方设法设计一道美食来吸引顾客,最后决定推出咖哩饭,咖哩是採用他独家秘方烹煮。

他说,他本身非常喜欢吃用纸张包裹的咖哩饭,以前他长期在外州工作时,发现外州并没有卖类似的咖哩饭,这种咖哩饭是吉州的特色美食。

他说,监牢饭在今年4月推出后,只在餐馆内售卖,获得很多顾客支持,后来他乾脆批发给咖啡店和小贩档口售卖,生意越来越好,便把角头间做成中央厨房供应市场所需,不再做餐馆了。

他说,监牢饭分别在早市和晚市售卖,不仅在亚罗士打售卖,上个月起更批发到双溪大年、大山脚、北海以及槟岛。

他透露,他与友人在霹雳怡保开设监牢饭的中央厨房,监牢饭8月起在怡保一带开始售卖,他也计划日后採用连锁店方式行销监牢饭,目前吉隆坡连锁店将在10月开始营业。

日卖1500包

郭铭铨说,他初时批售监牢饭时,市场上已有一家老字号店也在售卖咖哩包饭,现在也越来越多人出产本身“牌子”的咖哩饭。

他说,他当初在亚罗士打区每天平均售卖约2000包监牢饭,后来很多牌子咖哩涌入市场,其生意额稍微降低,现在每天平均卖1500包。

半夜也营业

本在吉隆坡定居工作十多年的郭铭铨,两年前返回亚罗士打接手与弟弟妹妹合开的咖啡馆,并在陆陆续续开办烤肉店与隐藏酒吧。无奈隐藏酒吧生意不佳,想着增设餐食吸引顾客,遂想起孩童时代父母经常给他买的咖哩包饭。

“记得小学食堂的饭菜不怎幺好吃,父母担心我挨饿,每天早上上学时都会买一包咖哩饭给我。这类包饭是亚罗士打的饮食特色,在其他州属并不常见。不说华裔的包装类食物,也还有巫裔同胞的椰浆饭,印裔同胞的印度煎饼,我们都是打包回去吃的。”

最初是想将咖哩包饭放在隐藏酒吧内贩售,没想推出后备受欢迎,反而遮盖了酒吧的锋芒,于是他乾脆结束酒吧生意,专心发展“监牢咖哩饭”。他说,咖哩饭是亚罗士打人都爱的美食,就算是三更半夜也仍有咖哩饭档口营业,而他只是将咖哩饭包好,方便顾客食用而已。

冷吃更美味

亚罗士打盛行咖哩饭,其实也是当地多元种族共同营的荣景。郭铭铨认为,无论华裔、巫裔或印裔同胞,都有他们自家的咖哩秘方,而且各族偏好口味都不甚一样,例如巫裔咖哩偏甜、印裔咖哩香料味浓郁,华裔咖哩则偏酸,多元化的咖哩口味也变相增加当地居民的选择性。

“我的咖哩秘方是在这些咖哩里找寻一个平衡点。就像我们的米饭用黄姜、八角、荳蔻等香料一起烹煮,熬煮咖哩汁时也没有加入椰浆等等。刚开始时,我到处购买亚罗士打着名的咖哩饭,想要从中探索他们的配方,经过两个月的研究,总算研究出令我满意的味道。”

目前“监牢咖哩饭”有5种配菜,分别是鱼肉、鸡翅膀、鸡腿、苏东与鲜虾,每种食材都以不同香料腌製煮成。他说,鸡翅膀与鸡腿使用黄姜腌製,而苏东则是放入咖哩里一同煮熟。

“我的咖哩包饭冷吃较佳,热腾腾时反而吃不出味道。这是因为咖哩包饭内的配料众多,长豆的甜、花生与江鱼仔的香、炸鸡或苏东等配菜的鲜味,还有黄姜饭的香味,全部淋上一勺咖哩汁后包裹起来,隔一两个小时吃才更好吃。因为此时所有食材的香味都已融合一起,虽然咖哩饭看起来黏黏糊糊并不诱人,但仔细看时会发现每颗饭粒都吸饱咖哩汁和其他食材的味道。”

监牢咖哩饭

 12, Pekan Cina, Jalan Penjara Lama, Alor Star, Kedah.

 019-576 8999

 8.30am~10.30am;12noon~3pm;7.30pm~12am(星期二休息)

上一篇: 下一篇: